返回首页理论研究

推介《技术生态学》——一门对参政议政有启示的新学科

作者: 孙克安   出处: 综合三支部    浏览次数:1337     发布时间:2014-5-23 10:28:41

经过十多年的努力,陈清硕老师的《技术生态学》一书的清样出来了。这是一部自然和人文综合的新学科,它“以技术负效应为专题研究对象,对其形成发生的机制、类型、演变规律以及如何实现源头防止以减少负效应的影响等进行系统的研究”。全书分十三章,共计24万多字。

陈清硕老师生于1934年,是一位土壤学学者,扬州大学农学院退休老教授,中国致公党党员。他思维活跃,兴趣广泛,退休后新论文不断,专业涉及面广,是本党参政议政社会调研工作的骨干。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陈清硕老师曾多次和我谈起他的困惑与思考:“环境问题如果只偏重于技术层面的考虑,不强调从技术到制度和文化的全方位考察和多学科的研究,环境问题不但不可能从根源上得到防止和解决,而且会在整个发展过程中不时重现甚至持续恶化。”并且一针见血的指出“环境问题广泛而复杂,涉及到技术、管理、制度层面。”由此,陈清硕老师从研究单项的生态技术,逐步转向研究社会管理技术,研究人操控技术的能力与价值观的关系。当他深刻认识到“技术负效应客观存在,但对社会产生危害却是人为放大的结果”时,终于形成了《技术生态学》的完整构思。

众所周知,人类出于创造更为丰足舒适生活的追求,不断发明新技术,改造大自然。特别是近一、二百年来人类社会和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人们都能直观地觉察到科学技术给人类社会带来的繁荣,但也能直观地觉察到再也不能忽视技术负效应对人类生存发展造成的危害。今天的生态环境日益恶化,让人类不得不开始重视对“技术负效应”问题的研究。

《技术生态学》至少有三个重要论点对我们民主党派提高参政议政能力有一定的启示:

一、“技术负效应”的客观存在,让我们能以正确的态度对待党和政府在工作中出现的偏差和失误。

《技术生态学》认为,技术生态系统由自然技术、社会技术和人格化技术三个子系统组成。自然技术包括各种产业技术类型,如工业技术、农业技术、医药技术、运输技术、通讯技术等。社会技术包括了宣传技术、组织技术、教育技术、管理技术、金融技术、制度规范、法律政策、分配模式等等。人的能力( 包括人的知识、理念、经验、技能、技巧等 )可理解为技术的人格化,人是人格化技术的载体。

《技术生态学》所阐述的自然技术、社会技术和人格化技术在技术生态系统中居于三个不同的层面,分属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它们都存在技术负效应的问题。自然技术的负效应是自然界对自然技术打破原有自然生态平衡所引发的的负面结果;社会技术负效应的产生,源自于人类对社会的认识永远滞后于社会发展和变化的事实,人们在某一时期设计的社会技术总是无法做到尽善尽美和毫无漏洞,从而造成很多的失误;人格化技术的负效应是由“人非圣贤,熟能无过”和“人无完人”这一客观现实所决定的,即由于人的道德、才能、技巧的不足而导至的失误。

根据上述论点,我们就能够充分理解人类社会前进道路艰难曲折的客观性,就能以正确的态度对待党和政府在工作中出现的偏差,从而采取积极的态度与中共通力合作,认真做好调查研究和参政议政工作。同时,我们还要通过学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实践中不断提高党派成员的道德修养,以我们的言行为社会道德建设输送正能量。

二、重视对“人格化技术”的研究,有助于提高参政议政的能力和质量。

《技术生态学》又指出:“个人的决策总是在给定约束条件下权衡个人的得失才做出的,这种约定的约束条件远不能反映出人类社会的根本利益,这种矛盾长期存在,成为放大负效应破坏环境的根源。” “技术负效应有其必然性,但只有在人为的放大以后才造成破坏。人,是放大技术负效应的主导因素,受机会成本高低的限制,靠道德因素不容易使行为趋于完善”。

上述论点告诉我们,人以个体或群体的综合能力即人格化技术,正确选择社会技术和自然技术二者的正效应,并将其有机的结合和运用,从而获得事业发展的最大效益和成功。与此同时,还必须对社会技术和自然技术二者的负效应可能引起的副作用进行研究,设计出规避、预防措施,将其对生态环境和社会环境的破坏降低到最小的程度,以实现人类可持续发展。

《技术生态学》为参政党参政议政提供了科学的思维方式,我们参政议政不仅需要研究和关注自然技术和社会技术的负效应问题,更需要研究和关注人格化技术方面(人的价值观、道德观)的负效应问题。因此,党派需要加强社会、人文学科方面的研究,从而逐步克服党派提案技术性的偏多、政策性的偏少,微观的偏多、宏观的偏少,浅层次的偏多、深层次的偏少的现象,不断提高参政议政的能力和质量。

三、不断提高人格化技术水平,降低人格化技术的负效应,是民主党派提高参政议政能力的重要途径。

《技术生态学》指出,人类为了创造更美好的社会生活,就必须推行可持续发展战略,“一是发明绿色技术降低技术负效应,一是人类自觉的提高完善使用技术的能力。”

由于人类经济行为的短期性和自然生态恢复的长期性是生态经济中的一个最大难题,有专家担心,人类对文明的追求可能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它使人们陷入了“文明饽论”的思索,并由此把研究兴趣从纯粹的自然科学研究引向了人文科学的领域。陈清硕老师从研究土壤学为主的自然科学向人文科学领域发展,继而研究“技术负效应” ,就是因为他发现:“由个体动机感情和集团文化要素所构成人的定势心理(人文因素)是各自然科学系统的内在组成因素,人文科学向自然科学的渗透,与其说是教人以知识,还不如说是给予人一种价值选择的态度和精神,这对决定自然科学的状态是至关重要的,而且是根本的。人的现代化不应只是四个现代化的结果,也应该是四个现代化的前提。”

根据《技术生态学》的观点,笔者认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属于社会技术一类,中共的执政能力和民主党派的参政能力,属于人格化技术一类。不断提高人格化技术水平,降低人格化技术的负效应,是实现人的现代化的过程,这对中共提高执政水平,政府提高管理水平,民主党派提高参政议政水平,都是至关重要的。提高人格化技术水平可以概括为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始终坚持正确的政治操守,如坚持正确的意识形态、遵守宪法、民主公正、诚信自律、奉献精神等;二是不断提高个人的综合素质,如科学精神、科学知识、民主意识、组织能力、活动技巧、文字语言表达能力、以及人格魅力等。

我们只有通过不断的学习和宣传教育,让我们的广大干部和成员提高思想道德素质和工作能力,掌握更多的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知识,从调整观念,修订政策,节约资源,减少污染等方面,认真研究解决技术负效应的办法,这是参政党不断提高参政议政能力和水平的有效途径。

《技术生态学》是在我国改革开放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丰硕成果的同时,又产生了令国人咋舌的社会和环境问题的现实状况下问世的,面对严重的环境污染和生态失衡,它呼唤“人文精神”,它赞同“让科学归人文”的口号,并指出“一个有高学历、高职称的人,并不一定就具备人文精神。”最后,让我们用《技术生态学》书中一段极富哲理的话作为本文的结束语:

“原来,我们的世界是十分复杂的,人的心理也是千变万化的。对于一个充满缺陷和变化的世界来说,需要人有一种反思,人文精神就是对人性缺陷的反思和忧虑,是一种自省的意识,一种批判的意识,也是一种超越的意识。既然我们所拥有的人生,本来就是一个充满缺陷的人生,才构成了理想中圆满的希望,才产生了人生旅途中追求的兴味。人们自觉地努力去弥补自身的缺陷,就是一个感受人生趣味和实现人生价值的发扬人文精神的过程。”

© 2009 中国致公党·扬州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AllRights Reseved 苏ICP备第456461号
地址:扬州市文昌中路538号  电话:0514-87341178   传真:0514-87341178
Email:yzzg@vip.sina.com .